站內消息 會員中心 將文章置頂到百度搜索首頁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搜索:
標題 內容 作者
【投稿咨詢】
【全國新聞傳播】
對比“兩廣”與“江浙”對云案的處理論創優營商環境的地區差異

趙羽

《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做好優化營商環境改革舉措復制推廣借鑒工作的通知》(國辦函〔2019〕89號)要求各省、各地盡快部署,進一步深入推進“放管服”改革,加快轉變政府管理理念和方式,著力推動制度創新,以簡審批優服務便利投資興業、以公正監管促進公平競爭、以改革推動降低涉企收費,下硬功夫打造好發展軟環境,持續提升政府服務水平和辦事效率,加快建立健全統一開放、競爭有序的現代市場體系,打造市場化、法治化、國際化營商環境,持續釋放改革紅利,進一步激發市場主體活力和社會創造力。

 

 

 

如何領會中央精神,以“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引,將創建優化營商環境作為重頭戲推進和建設,亟待各級政府和領導引起高度重視并積極付諸實踐。

1994年到1998年底,馬云和他的團隊先后在杭州、北京,創辦了中國黃頁和對外經貿部網站。這些電子商務網站在中國初生的互聯網江湖里蕩開了漣漪,又很快淹沒在全社會爭議互聯網未來的擾攘聲中。

看看中國資本市場與阿里巴巴的失之交臂,再看看我們號稱世界最瘟的A股市場,不知可不可以稱之為中國資本市場的營商環境及個別地區管理制度和管理者的失敗。我們除了哀其不幸、 怒其不爭,只有寄希望于深化改革、創建更優營商環境的春風能早一點吹醒他們, 讓下一個“阿里巴巴” 不再遠走他鄉。

上海與阿里巴巴的失之交臂。馬云坦誠,以前把總部放在上海,招人招不到,也沒有人理他們,感覺不被重視,最后不得已撤離,先是選定北京,最后覺得還是回杭州好。馬云曾直言不諱地說,上海比較喜歡跨國公司,剛剛開始創業的民營企業最好別來上海。這個話說得很重。

話說得更重的,是時任上海書記俞正聲。俞正聲不止一次公開發出疑問,“上海為什么留不住馬云”、“上海為什么沒有出馬云”、“為上海失去這樣一個由中小企業發展而成的巨型企業感到相當遺憾”,F在看來,說不定是上海的不待見造就了今天的阿里巴巴,因為浙江才是我國民營經濟的天堂。星羅棋布、勃勃生機的中小企業,更是阿里巴巴用之不竭的天然客戶。少干一些對大企業錦上添花的事,多給中小微企業雪中送炭。誰也不知道被我們忽視、漠視,而遷移或自生自滅的企業里,會不會就有“阿里巴巴”?

杭州集中了大批的民營企業,江浙政府由于很早就意識到江浙必須走外向型經濟的發展道路,因此對于民營經濟和新經濟模式的態度比較開明。政府的服務意識比較強,金融機構相對來說更加能夠接受獨特的商業模式和支持小企業的發展。這么多年來阿里巴巴得到的政府支持也是十分明顯的,不管是阿里巴巴的戰略轉型引起了多么大的反應,但是江浙政府始終非常支持。為表彰馬云同志為杭州發展作出的卓越貢獻,杭州市委、市政府特別授予馬云同志“功勛杭州人”榮譽稱號。

 

 

 

創優營商環境是一個系統工程,涉及政務、市場、金融、法治、社會等多個方面,是一個地區社會風氣、工作作風、制度規范、干部精神面貌的整體反映。如果在某一個方面出現問題,就會直接影響整個地區的營商環境和城市形象,以及市場主體的發展和生存空間問題。

2018年5月8日,廣州警方發布:廣東省公安廳部署廣州警方開展收網行動,成功摧毀“云聯惠”特大網絡傳銷犯罪團伙。罪與非罪,留待司法機關的最后認定。但通過“5.8”事件“江浙”地區與“兩廣”地區對于云聯惠模式的認定和處理結果,就充分客觀真實地反映了各地區和政府對于創新發展的認知、認可的高度和對創優營商環境的一個態度問題。

云聯惠是一個全新的商業經濟模式,是平臺經濟、共享分享經濟的創新實踐,是新零售、新消費的新業態新模式。它依托“互聯網+”、大數據、云計算等技術在消費者的消費和商家的經營銷售之間,搭建起一個商業服務平臺。各方參與主體均以合作者的身份和需要參與。商家會員在云聯惠商業平臺銷售自己的產品,消費者會員在云聯惠商業平臺上消費,雙方自由自主自愿交易。平臺開放公平,是不分產業、行業、區域、上下游的多主體、多緯度、多層次、系統性的云狀聯合形成的商業生態圈、生態鏈,是買賣各方全新的融合交互合作的形式,全新的合作共贏共創共享的分配模式的組合、鏈接、連接、聯盟、聯合的商業大系統。我國目前正處在社會、經濟建設發展大轉型時期,是黨和國家決策創新驅動、以消費促進經濟發展、實施“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新時期,也鼓勵和推動更多的創新經濟模式的涌現。

 

 

 

云聯惠通過四年的運行實踐,實實在在的創造了533億多元的共享金和已經為平臺用戶分享了400多億元的紅利。各種參與主體都能從中獲得了約定的權益。云聯惠和全體當事人在經營中沒有獲取任何一分錢的非法利益,或者以特權、個性化規則、特別條款等不法形式,侵占、轉移、挪用一分錢。云聯惠及其發明人黃明,以一己之力和一項模式的創新,讓近千萬人員、幾百萬家庭,用消費行為的選擇和改變,就帶來豐厚巨額的全民普惠的社會和經濟效益,這是真切的“以人民為中心”的經營和發展的理念和機制。依法應予支持,而不是在既有的工商部門幾年來不間斷的明察暗訪、調研稽核的基礎上不認定為傳銷,甚至連一個權威部門的警示警告、督促整改的指示都沒有,就一聲令下關網停運,捕人訴刑。

在對待云聯惠案涉案當事人的事實認定和處理結果上,同一個案件,在江浙各地區的執行、審查以及判定結果上,和“兩廣”地區就形成鮮明的對比。廣州的協查指令應該是送達全國,但江浙地區的各級執法部門不是機械式的生硬執法,在協查通告所謂的“事實”認定基礎上,沒有大范圍去捕、關、停、訴各代理、加盟企業負責人,而是傳喚、認定、審查,給予當事人必要的申訴和證明以及自由空間,在未影響企業運營的前提下配合調查。除個別采取必要性羈押措施,也區別對待給予取保候審和不予起訴的決定,讓全國乃至全世界對江浙地區的營商環境都趨之向往。但在“兩廣”地區,唯“令”而動、唯“權”而法、先捕后查、未審先定,無視法律,未站在政治的高度審視云聯惠案可能帶來的、影響社會穩定因素及企業家及其知識產權的保障問題。甚至在個別庭審中,還有審判長公然呵斥當事人“國家已經定性為犯罪”的荒唐事件的發生。對于云聯惠案、一家正常運營的“涉眾型”電商民營企業被突然宰首關停,如果出現重大責任問題,涉及社會穩定大業,誰來承擔責任?誰又能承擔得起這個責任?因此,依法治國,黨員干部要始終走在人民群眾的前列,要發揮模范帶頭作用,更要履行擔當。尤其在司法領域內,面對大型涉眾案件,需要擔負起法律責任和大局意識,不僅要維護國家法律權威,更要維護廣大人民群眾的利益。絕對不能走形式主義、官僚主義搞一刀切,甚至陰奉陽違、專橫跋扈、逐利執法,不惜以違背法律和事實來“依法治國,依法辦案”,違背中央創建優化營商環境的指示精神,以權代法,依“法”為“合理”手段破壞營商環境,打擊創新發展。

 

 

在云聯惠案中,立案審判1000多人,如果說它們構成了犯罪,必然侵害了相應的客體,包括所涉具體對象的人、事、錢。然而,在沒有執法時,平臺為620多萬用戶,實實在在的分享了近400億元的共享金,金額巨大,效益明顯,也許我們的辦案人員可以藐視社會民眾的法律素養和意識,但不可能說這600多萬甚至近千萬民眾無一人具有基本認識、認知共和國的法律基本內涵和基礎知識?更加不可能在平臺消費幾年都無一人能識別出是受益了還是受騙了?“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人民的心中都有一桿秤”。云聯惠案的執法,所造成的社會反響各級執法部門再明白不過了。在全體云聯用戶強烈要求公開直播庭審,以還社會大眾、云聯惠用戶的關注回應,讓全體人民大眾都能從中學習、認識法律,認識司法、認識犯罪知識,更加是希望全社會、全體參與人以事實和經歷、體驗、感受證明模式、經營的本質,和對行為當事人、企業的運營在威嚴的法庭上得到監督、檢驗。但各級法庭不思慮社會的關注和監督,相反認為怕產生不可控制的社會影響拒絕被告的強烈要求。沒有信心接受用戶對當事人的“指證”和監督。對案件所涉的模式原理、機制和已產生的客觀事實,其實內心不裝睡,是誰都可以分辨是非曲直,更加不用說嚴明謹慎的法理,F在在案可見,從執法到現在庭審,沒有一項被害人的證據,而相反執法、司法所承擔的目標任務,“保護”人民大眾的利益卻因打擊所謂的“傳銷犯罪”,把用戶本來應有的已經在實現和享受的消費就可以分享價值和利益的權益給終止、剝奪了,造成了明確具體而又不應有的損害、傷害。

該平臺的建設和發展,自身的直接經營安排了七百多人的就業,年度薪資近億元,員工人均年度收入超十多萬元。帶動了上百萬人的經營發展,讓大量幾近破產、關停的小微企業、商家、電商、個體經營者起死回生,轉型升級,促進了社會幾百萬人的創業就業。為社會的就業創造了上百億元的就業薪資收入。平臺企業直接為國家創造已繳應繳稅收三四十億元,間接帶動的企業、商家各項國家稅收貢獻二三百億元。這些就業,人員、員工薪資收入、國家稅收是顯而易見的社會、經濟效益和價值。

云聯惠平臺創始人黃明以有限的生命和最大的努力,為社會、國家、人民大眾創造了財富、價值,沒有任何的非法意圖和索取,路人皆知。而相對于平臺的近千萬用戶、合作者,都是以自主自由自愿依法參與,并以合法的協議表達和保障權益,用戶協議的合法性,有效性不能否定,即參與人的權利合法有效,F在執法部門以單方主觀意愿,以打擊協議合作對方——平臺公司,以違法犯罪論處,關停平臺、沒收資產。武斷地為參與者“保護權益”。

 

 

良好的營商環境是一個國家或地區經濟發展的“硬環境”和“軟環境”的綜合體現,也是一個國家或地區提升綜合競爭力的客觀需要。多年來,我國在優化營商環境方面不斷進步,各級政府在“放管服”、提升企業開辦效率、減免稅收等方面成效顯著。但是,我國各地的營商環境目前來看與大國的經濟地位并不相適應,未來幾年,還必須進一步加快產權保護的制度化、法治化進程,保護創新發展,不斷地促進公平競爭市場環境的形成,從而在優化營商環境上取得實質性突破。

同樣,云聯惠案最終是“硬關停”還是“軟放行”,留待高層及司法機關的最后認定。通過一年來專家學者、媒體呼吁,大眾訴愿,云聯惠案件的結果,影響的已不僅僅是云案本身,更是千萬民眾對于黨和國家以及執法公信力的一場考驗,也是“兩廣”與江浙地區創建優化營商環境的一場大“PK”!

網友關注排行
科技
熱點
企業
財經
平码五码复式连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