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內消息 會員中心 將文章置頂到百度搜索首頁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搜索:
標題 內容 作者
【投稿咨詢】
【全國新聞傳播】
聚焦云聯惠案:一個代理公司的自述!

趙羽

廣州云聯惠案由廣州經偵辦理,目前該案一審已結束等待宣判,即廣東云聯惠是否為傳銷組織目前尚等待法律給予公正的裁決。我作為“云”代理公司法定代表人,現就廣州公安2018年5月8日以“涉嫌組織、領導傳銷”打掉的云聯惠平臺及對我司造成的社會、經濟等嚴重影響作出申訴,以期各級領導能認真審視云聯惠案及其模式,還原一個真實的云聯惠,給我們全國代理公司及涉案被拘留、逮捕、起訴的每一個當事人予以公正公平的解決!

一、在2016年9月21《羊城晚報》刊登了廣州工商局接受采訪《關于云聯惠不符合傳銷要件》的文章,文章中提及云聯惠不構成傳銷要件,所以本公司所有GP/LP眾籌購買代理損失xxx萬元。根據《傳銷意見》第六條,罪名的適用中規定,以非法占有為目的,組織、領導傳銷活動,同時構成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和集資詐騙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如云聯惠最終被認定為無罪,或不構成傳銷犯罪,那本司所有成員不但不是傳銷參與者而是受害者,F本司因配合調查被關停運營,損失慘重。

二、司所有成員參與眾籌成為云聯惠代理公司GP/LP股東屬正常的投資、任職行為。本司全體成員的確參與籌備云聯惠代理公司,目的和投資肯德基等品牌代理是一樣的。云聯惠的代理公司并非云聯惠的分公司,是獨立的法人實體,并非云聯惠規則和平臺的創立者,亦不能支配會員繳納的會員費、代理費等,在整個云聯惠體系中并不具有相對獨立性。因此,代理公司的行為不能脫離廣東云聯惠平臺而獨立認定本從事了傳銷活動。那么在廣東云聯惠公司沒有一審、終審甚至申訴最終確定為傳銷公司前,不能單獨認定本司及董事長參與了傳銷活動。根據鑫證司法鑒定意見云聯惠共有代理公司1532個,其中購買GP的共有36775個,加上LP等投資人全國共有近20萬人參與了投資云聯惠代理公司。在目前廣東云聯惠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作為商業模式的授權單位其法人黃明及高層管理人員沒有審判定性的情況下,先行起訴通過眾籌投資其代理公司的本司及本人,已屬嚴重的“有罪推定”違法犯罪行為,知法犯法,必須予以追究。

三、本司及其成員主觀上沒有參加傳銷非法牟利的直接故意

本司成員不知道也無從知道云聯惠會被執法部門指控為傳銷組織,云聯惠公司各種證照手續齊全,持有國家版權局頒發的19項計算機軟件著作權登記證書。廣州市工商局曾在2016年9月21日《羊城晚報》接受采訪,宣稱“云聯惠不符合傳銷構成要件”;央視、廣東各電視臺、人民日報、中國政協報、等主流媒體正面宣傳報道,同公安部合辦禁毒萬里行;國務院扶貧辦授予云聯惠精準扶貧“民生示范工程”;中國消費者協會授予云聯惠消費者滿意度“金鼎獎”;工商、稅務頒發守合同重信用企業和納稅信用A級證書,納稅40億;包括隨同國家領導人出訪。彼時,眾多權威機構、官員、學者不知道或不認為云聯惠是傳銷組織。故本司及本人也不具有傳銷之故意。

四、云聯惠商業模式區別于傳銷模式的疑點

云聯惠一個合法納稅運行了4年多的創新模式是否是傳銷本就有疑問,現表述如下供貴局參考、審查:

1、云聯惠的會員層級并不是傳銷的金字塔層級計酬

云聯惠層級間計酬方式并不是金字塔結構,呈倒金字塔計酬特征與傳銷計酬恰好相反。

云聯惠層級是系統根據規則自動分配,推薦人僅能看到被推薦人即兩層之間聯系緊密,對其他層級無法知曉和掌握、控制。根據鑫證鑒定意見:

     1)、會員消費獎勵以推薦層次獎勵分為:5%,2.5%,1.25%,0.625%,0.3125%,減半直至0為止。

2)、聯盟商企銷售返分獎勵以推薦層次傳銷獎勵分為:2.5%,1.25%,0.625%,0.3125%減半直至0為止。

現在假設以上此2點鑒定是正確的,那么也可以直觀看出云聯惠層級間計酬50%遞減向上推導5-8個層級之后,白積分獎勵趨近于零,所謂鑫證鑒定認定云聯惠形成119個金字塔層級并不具有實際意義,塔尖拿不到塔底的計酬,金字塔結構不成立。

2、組織領導推銷商品或提供服務的名、實問題

傳銷以推銷為名,詐騙是實。產品和服務僅是噱頭和幌子,騙取下線的錢財才是目的。云聯惠有真實網上商城和電商服務,其云聯商城有類似淘寶的眾多商家進行線上銷售,還有眾多線下聯盟企業從事商品銷售。其升級金鉆99元、升級鉑鉆會員999元都取得了真實的服務。

3、云聯惠區別于傳銷的多層次計酬

云聯惠計酬來源和分配方式與傳銷不同。傳銷的計酬來源于下線會員繳納的人頭費和入門費。云聯惠的積分獎勵是云聯惠公司將自己應得的商家所交的16%的互聯網平臺使用費轉化為白積分,獎勵給商家會員和消費會員。16%的平臺費來自銷售發生時商家自愿所交的銷售額的16%,這個收入完全合法,國內很多電商平臺如餓了么,唯品會等都這樣收取平臺服務費,現在云聯惠把本屬于自己的合法收入,給參與者各方進行分配,并不違法,并不是傳銷的多層級剝削式的計酬方式。

4、云聯惠發展會員的方式與傳銷有很大不同

傳銷是以引誘或脅迫的方式發展下線。云聯惠會員均開放式自愿免費注冊,自愿付費升級成為金鉆或鉑鉆會員。會員注冊完全自愿,沒有受到引誘或脅迫。成為金鉆或鉑鉆會員實際上也獲得網上店商等權限。

5、結構問題

傳銷組織結構嚴密,等級森嚴。級別之間擁有不同的權限,享受不同的待遇。云聯惠會員之間只是一種鏈接關系,并沒有形成結構嚴密、等級森嚴的傳銷組織金字塔結構。如積分獎勵規則上可看出:獎勵按50%的比例遞減,白積分獎勵遞減幾次后趨近于零,塔尖根本拿不到塔底的獎勵,結構并不連貫。  

6、會員可以隨時申請退出云聯惠

    云聯惠免費會員、繳費會員可以申請注銷賬戶,退回相關費用,也就是說退出是自由的,本人收集了大量的云聯惠會員退費注銷賬號的申請書,相關執法機關都可以查證。由此可見云聯惠不存在入門費,加入是免費的,退出也自由。這和傳銷強拉人頭特征,具有典型的區別。

7、 是否有傳銷入門費的問題

經廣東鑫證司法鑒定所鑒定,云聯惠有效會員8962017個,其中免費會員7691704個,金鉆會員182030個,鉑鉆會員1088283個。直觀看出,絕大多數的云聯惠免費會員并沒有繳納任何費用。其他繳費會員升級費用根據規則計算:收入總數為182030*99.9+1088283*999=1105379514元,約11億元,而云聯惠幾年來消費返利給會員的資金約410億元,很顯然這個商業模式不同于依賴入門費、拉人頭計酬的傳銷模式。

8、沒有銷售端的受害者

    云聯惠消費者通過平臺正常消費,產品拿走了,又得到平臺額外的積分贈送,積分按每天萬分之五左右可以兌換現金,可見消費者都是受益的,和傳銷活動中消費者受害完全不同。傳銷是越底層的越受到傷害,而云聯惠公司底層的免費會員得到消費返利越享受到實實在在的好處

根據國務院《禁止傳銷條例》(國發2005第444號)第七條:下列行為,屬于傳銷行為:

(一)組織者或者經營者通過發展人員,要求被發展人員發展其他人員加入,對發展的人員以其直接或者間接滾動發展的人員數量為依據計算和給付報酬(包括物質獎勵和其他經濟利益,下同),牟取非法利益的;

。ǘ┙M織者或者經營者通過發展人員,要求被發展人員交納費用或者以認購商品等方式變相交納費用,取得加入或者發展其他人員加入的資格,牟取非法利益的;

(三)組織者或者經營者通過發展人員,要求被發展人員發展其他人員加入,形成上下線關系,并以下線的銷售業績為依據計算和給付上線報酬,牟取非法利益的。

歸納一下國務院《禁止傳銷條例》對傳銷的特征定義,要點如下:

1) 是一種商業欺詐行為

2) 是損害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的合法權益的行為

3) 是擾亂市場經濟秩序行為

4) 以發展的人員數量或者銷售業績為依據計算,給付報酬

5) 要求交納人門費用,才能取得加入資格

6) 有層級上下線關系,并以下線業績為依據計酬而以上云聯惠區別傳銷的8點特征來看云聯惠不具備欺詐性;沒有損害他人的利益;沒有任何證據顯示云聯惠擾亂市場經濟秩序;也沒有要求交納入門費取得加入資格,云聯惠模式被認定為傳銷模式存疑。

關于模式不同于傳銷的質疑,一些主流媒體也相繼進行了報道,如2019年1月31日《中國商報》第7版刊登文章《同為云聯惠是否涉傳不同地方認定結果迥異》;2019年2月17日《民主與法制時報》刊登文章《消費返利監管如何破冰,專家熱議云聯惠案》;2019年3月11日《中國經濟新聞網》刊登文章《云聯惠“共享經濟”商業模式精髓分享》;2019年3月20日《消費日報》刊登《從“云聯惠”網絡傳銷案看電商“消費返利”與傳銷的本質區別》;2019年4月9日由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主辦的《中國經濟時報》再次正面發聲,標題為《互聯網下“直銷”和“返利”如何共生》;2019年6月25日《中國經濟觀察網》發表題為《云聯惠案能否“贏來”春天》;2019年7月12日央視CCTV《談事說理》欄目熱議“云聯惠”案《一案多判,暗藏怎樣的玄機》;2019月7月23日《文化傳媒中心》發表《依法陽光審判推動司法進步》;2019年8月5日《中國經濟觀察網》刊登《“黃明”寄語下的堅守和鞭策》;2019年8月24日《經濟資訊》刊登《“云聯惠”案能否得到法律公正判決?》;2019年9月20日《中國經濟觀察網》再次刊登如何看待刑法專家論證的權威性》;

五、認定本司所在的層級和發展的會員數量存疑,不具有公司傳銷行為主體,更不能把鑫證司法鑒定意見上的層級和會員數量,簡單判斷為傳銷的層級和傳銷下線人員數量

非常直觀的邏輯,鑫證鑒定意見說890萬的云聯惠會員中,有770萬的免費會員,難道這幾百萬沒有任何繳費,有些甚至僅注冊了一個云聯惠賬號的人員就變成了傳銷分子,根據國務院《禁止傳銷條例》的規定(國發2005第444號)第七條對傳銷行為的定義,云聯惠幾百萬免費會員,根本就不是傳銷人員。具體到本司:1、起訴書上沒有明確定義普通免費會員不是傳銷人員,起訴書羅列本司通過特定推薦人賬號發展鉑鉆會員。所有人發展介紹加入升級鉑鉆會員的現金推薦費僅一層收益,再無一分錢的現金獎勵。其他的普通免費會員為自由注冊,根據云聯惠規則顯示免費會員占90%左右,這些沒有繳納費用或者購買商品、服務的會員,完全不符合傳銷中關于傳銷人員的含義,打個比方,應該與傳統傳銷中聽課但并未參與的人員一樣。起訴書對本人發展的會員應該明確普通會員不是傳銷人員。

2、不能排除有人在悉知云聯惠模式的科學性、前瞻性、可持續性的前提下,主動掃描司成員二維碼而使其成為推薦人,這些人不能算本司成員發展的會員

《云聯用戶手冊》可知會員注冊時推薦人不是必填項,系統默認為ylhadmin,然后可以修改推薦人,不能排除有人主動填寫本司成員為推薦人,本司成員名下發展的會員數量存疑。

因為網絡時代,便捷性、擴散性,各種鏈接、二維碼充斥社會各個空間,滲透百姓日常生活。人們或主動或被動接收大量信息。信息傳遞的時代特性,司成員中直接發展推薦會員中鉑鉆會員寥寥無幾,可見其并不是積極的推廣者,但下面的會員自發、隨意、無時空、無控制發布鏈接、二維碼的行為,致使加入人員較多,司成員既始料未及又無法知曉和制止也無法控制。不能把網絡時代共享經濟中的分享行為理解為推廣傳銷活動。

3、會員數據真實性存疑,沒有真實身份信息無效注冊的會員應予排除

據查云聯惠2016年2月初上線2.0系統,后因內部矛盾棄用,重啟1.0老系統,1年后系統方才穩定。數據遷移及人為因素,部分會員數量、層級可能發生非正常變動,沒有身份證號就注冊的情況大量存在,數據的真實性存疑,應予以剔除。

六、無《司法會計鑒定》,本司成員出大于入,*現不是獲利

*現不等于獲利,入大于出才是利潤。*現源于云聯惠白積分贈與,白積分源于本司自身消費、銷售和他人消費、銷售發生時來自云聯惠的贈與,前者本成員自身消費、銷售所得積分不應視為“非法”,F沒有《司法會計鑒定,沒有本司整體投入與回報的盈虧數據;未區分不同來源白積分;沒有本司從所謂下線人頭數獲利的具體數據,沒有本司從下面層級中獲得的獎勵。

因此把*現作為獲利有悖會計準則和相關司法實踐。根據現有證據可以證實本司成員總計投入大于*現,白積分絕大部分來源于會員自我消費、聯盟商家銷售商品的白積分贈送。只有查明投入與產出盈虧,區分不同來源白積分,綜合核算才可確定獲利的數據,不能把*現當做獲利,F在本司獲利的數據存疑,不能認定本司從事了傳銷活動。

七、起訴書中鑒定本會員數量和層級的《鑒定意見書》并沒有看到,就算有本也提出如下質疑

本司對鑒定意見的程序性錯誤存在的疑點不做妄斷,但是基于對云聯惠模式的理解,就其他相關疑點表達如下:

1、鑒定意見鑒定的是電子數據層次,并非傳銷數據層級

云聯惠展現的推薦人為連接節點形成數據層次關系,是為實現數據庫軟件的存儲、管理功能的數據結構,與傳銷中的層級完全不同。會員注冊時推薦人不是必填寫項,系統默認為ylhadmin,當會員升級的時候,可以自行選擇填寫推薦人,如不填寫,數據庫系統會為該會員指定一個推薦人。即存在如下情況:

1)、會員在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人自動填寫為推薦人。并不清楚推薦人是誰,本述情況即不能排除;

2)、被系統指定推薦人。免費會員升級為金鉑鉆會員后,若原推薦人仍是免費會員,后臺系統會自動為升級會員安排“推薦人”;                                                                  

3)、自行在官網、APP注冊的免費會員,后臺系統也會自動為其安排“推薦人”;

4)、下層次會員通過掃碼方式主動加入。在云聯惠操作界面,

會員只可見其推薦人,對于不知情的情況下成為其他會員的上線,沒有任何通知,復雜的模式很難識別。

5)、會員容許注銷賬號,其退會導致層次中斷,數據將重新排列。

以上可見:云聯惠注冊會員的層次僅為方便數據管理的層次關系。顯而易見,不符合刑法表述的“按照一定順序形成層級” 。因此,系統自動生成的1)、2)、3)、4)、5)類會員不應視為本人的“下線”應予排除。

2、鑒定意見的代表性、科學性、完整性、可信度存疑

對起訴書認定本司及本人發展的人員數量和非法獲利等重大問題,鑒定意見忽視90%的參與主體為非繳費免費會員,于情于理沒有任何繳費,僅僅注冊一個云聯惠賬號就認定是本司成員發展的下線會員數量是不合適的。且目前對本司非法獲利的司法會計鑒定根本沒有,既然是傳銷,應該有本司直接間接從所謂下線那獲得的計酬和返利的數據明細。而鑒定意見僅僅體現一個取現金額并不能混淆為非法獲利,鑒定意見有明顯的漏洞,沒有代表性、科學性、完整性、可信度。

3、該鑒定意見的鑒定事項,對本鑒定得出的結論沒有證明本從事傳銷活動的證據力。因為要證明是傳銷,第一、必須證明本司成員發展的會員獲得加入資格要不要出錢(交納費用、購買商品、服務),而事實上90%的會員是免費加入并沒有繳納任何費用;第二、必須證明本司拿到的計酬和返利比下面層級所有單個會員拿到的計酬和返利要多,以證明符合傳銷的金字塔層級計酬特征。傳銷“金字塔”式的層級會導致誰先進來誰層級在上,同時體現出從入門費中獲取收益由其加入的先后順序決定,其后果是先加入者永遠領先于后來者,層級高的收入多于層級低的,具備典型的層級不可超越性。而該鑒定意見對本司成員從所謂發展的層級到底獲利多少及層級間金字塔計酬的邏輯關系無一體現,因此該鑒定結論沒有證明本司是否從事了傳銷活動的證據能力,依法不能作為認定本身從事傳銷活動的根據。

綜上所述,本司在“云聯惠”整體活動中完全履行《云聯用戶注冊協議》中所定義的經營權利、服務權利,沒有涉及任何違法事項,本司未參與任何傳銷活動。

但“5.8事件”執法部門完全剝奪企業創業經營、社會服務的自主權利,在不了解、不認識創新科技、模式、機制的情況下,忘記執法為民的初心使命,反而做出傷害大眾利益,損害國家施政信用,違反法律精神、原則、宗旨、目的的行為。因此,請求各級司法部門能切實貫徹落實《第七次全國刑事審判工作會議》和周強院長在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四次會議上《關于加強刑事審判工作情況的報告》的指示精神,以實際行動踐行“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的要求和宗旨,真正維護廣大人民群眾的切身利益,而不是未查先捕、未審先定,或者有罪推定來關停封查渉眾利益的創新平臺,強制剝奪民營企業和廣大人民群眾的銷售權、消費權、選擇權、收益權。

以云聯惠的機制,只有共享,沒有任何傷害,更加沒有犯罪。不能因此而違背了人之常情、世之常理,更加嚴重泯滅了司法的理性,喪失了司法的良知,把社會難得的人之公認、讓人民收獲獲得感、幸福感之云聯惠的世界普惠、大同共享的良行善舉,當成罪惡犯罪,這將是顛倒是非黑白之世界級司法笑話。

2018年11月1號習近平總書記在“民營企業家座談會上”提出“要以發展的眼光看問題,按照‘罪刑法定、疑罪從無’的原則處理,讓企業家卸下思想包袱,輕裝前進”的講話精神。11月6日最高檢發布11個執法司法標準。政法委、公安部、最高法也相繼出臺了保護和支持民營企業家的指導意見,要求全國各地執法機關對存在錯誤的案件要及時啟動糾錯改錯程序,避免“一錯到底”制造冤假錯案的發生。

近期,較具權威的《中國商報》、《民主與法制時報》、《中國經濟時報》、《消費日報》、《中國經濟新聞網》、央視CCTV《談事說理》、《文化傳媒中心》、《經濟資訊》、《中國經濟觀察網》相繼報導了云聯惠的真實情況,正面宣傳了其商業模式是大眾創業、萬眾創新、分享經濟的創新模式,而不是傳銷。目前,由全國云聯惠案庭審律師對涉案當事人的庭審辯護統計,大部分都是圍繞無罪而展開庭辯,但最終的判決卻參差不齊,出現類案判決差異過大的問題。據不完全統計,已收集到42份全國各地檢察院對涉案當事人不予起訴的決定書,其中最具說服力的是遼寧省一級代理公司董事長的不起訴書,該當事人發展會員4000余人,*現200多萬元。另外,我們還收集到湖南衡陽、江蘇南通、浙江溫州三地公安對當地個案做出的撤銷案件決定書。

云聯惠案能否兼顧天理、國法、人情是萬眾期待和矚目的問題。面對司法機關的查處和針對全國地方法院的同案不同判,云聯惠案的審理是否存在以權代法?能否彰顯公平正義?能否兼顧個案類案的判決標準的統一 ?在恪守天理國法的基礎上,請尊重廣大人民群眾的意愿,真正“以事實為根據、以法律為準繩”,不因各地的判例”結果參考而做出錯誤的判決,不致由水流的污染進而影響到整個水源,也期望通過此案例而真正推動我國的司法進步才是根本之所在。

2019年10月18日,最高人民檢察院張軍檢察長以“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司法制度的優越性”為主題在北京大學作專題講座。“可捕可不捕的,不捕;可訴可不訴的,不訴;可判實刑可判緩刑的,判個緩刑好不好?我們認為是非常需要。因為民營企業把它捕了把它訴了,這個企業馬上就會垮臺,幾十個人幾百個人的就業就沒了”。這句話在法律圈廣為流傳。

從女媧補天到后羿射日,從舍得一身剮到要留清白在人間、從小崗村血書到南海邊劃的一個圈,中華血脈基因從不缺與天、與地、與人斗的骨氣,凡是有悖于人民利益的,必將接受人民的審判,凡是有利于人民利益的,就要勇敢的去實踐。事實勝于雄辯,能說明的就不用證明,云聯惠,無論從經濟屬性,法律屬性,社會屬性,都是有利于國家、人民、社會。

很多人對云聯惠這個新商業模式戴著有色眼鏡去看待,主要是因為云聯惠的共享消費商業模式打破了傳統的商業思維,很多人不愿意去思考和分析,根本沒有去使用過,人云亦云。習主席在2018博鰲論壇上講的,"當今世界,變革創新的潮流滾滾向前。中國的先人們早在2500多年前就認識到:“茍利于民,不必法古;茍周于事,不必循俗”。變革創新是推動人類社會向前發展的根本動力,誰排斥變革,誰拒絕創新,誰就會落后于時代,誰就會被歷史淘汰。

歷史的車輪滾滾向前,時代的洪流浩浩蕩蕩。誰想開歷史的倒車,誰就是國家的敵人、人民的公敵!

最后,懇請對云聯惠平臺及小云代理公司所有“涉云”案的負責人重新審定并予以公正宣判,真正落實“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讓每一起案件的判決都經得起公平正義及歷史和人民的檢驗。

 

網友關注排行
科技
熱點
企業
財經
平码五码复式连码